244p.com咨询散记:以工业化实现优质资产的建设以

发表时间:2021-06-21

  商业模式是什么?教科书的答案是:商业模式描述的是一个很大范围内正式或非正式的模型,这些模型被公司用来描述商业行为中的不同方面。如:操作流程,组织结构,及金融预测等。

  这是教科书的说法。按照笔者的观点则是:如果按照学院的课堂授课的方式来解读的话,恐怕是非的要几个学时才能解释的清楚了!其实大不然,笔者的界定为:“如何在资产的成本可控的前提下,实现预期的投资价值。”注意,笔者在这里,谈到的不是教科书里面经常提到的价值最大化,而是预期的投资价值。这也是实业界的企业家与金融界的投资家的区别之所在。

  相信无论是产业界、金融界还是学界,甚至宏观经济的爱好者都对中国宏观经济的运作情况和相应的应对之策有自己的认识和看法。特别是放在当前的“调结构、稳增长”的结构性问题之下。

  统一一下观点:按照李克强总理在《求是》杂志上的署名文章《关于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若干问题》的说辞就是:“靠改革创新,既解决当前突出问题,又为长远发展奠定基础。”

  当前的突出问题之一。2012年,房地产销售总额6.4万亿元,当年的GDP是51.9万亿元,占GDP的12.3%。因此,中国政府特别是地方政府,在财税问题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变之前,中国房地产的问题必然持续。

  大禹治水,不在“堵”而在于“疏”。本文拟从李克强总理文中所说的“长远发展”的立场出发,从“商业模式创新”的角度来解读农业在未来宏观经济运作中的重要作用。以为“调机构”长效增长之需。

  第一个长尾理论:数以亿万计的自耕农经济实体与一个以自有资本为主体的产业投资者之间的关系。

  首先,我们谈自耕农与商业投资者之间的关系。当前,我国的第一产业的基本状况是标准的“二元制的产权关系制度”。具体而言之:就是国有土地和集体土地之间的差别。产权主体不同。在现有的制度框架下,农民集体所拥有的农村土地产权是不完全的。集体经济组织只有土地占有权、使用权、收益权,而没有完全的处分权。

  事实是,在现代的市场经济竞争中的首要问题是强调市场参与者的主体地位。必须有 完整的法律意义上的产权关系。因此,在制度设计上,中国的土地资源(农民为主体的集体用地)就排除在了市场竞争的主体之外。相信这也是导致中国农业从业者收入增长速度低于同期城镇居民收入增长速度的原因之一。

  十八 届 三中全会为破除“城乡二元制经济结构”和“城乡协调发展的问题”。 在市场化的商品交易中提出了“在坚持和完善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前提下,赋予农民对承包地占有、使用、收益、流转及承包经营权抵押、担保权能,允许农民以承包经营权入股发展农业产业化经营。 鼓励承包经营权在公开市场上向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企业流转,发展多种形式规模经营。 ”

  于此同时,我国的立法机关也在立法制度方面对农业资源参与市场竞争给予了相应的法律支持和保障。

  1988年4月1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部宪法第一次修改)“土地的使用权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转让”;

  2002年8月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承包法》“国家保护承包方依法、自愿、有偿地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

  2004年3月1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部第四次修改)“土地的使用权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转让”。

  2007年3月1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土地承包经营权是物权,采取转让等方式流转”。

  再次,如果从国与国之间的产业竞争的角度来讲,我国的农业目前已经进入了高成本竞争时代。在剔除政府补贴等非市场因素的情况下,我国在主要的农产品市场竞争中并不完全具有价格竞争优势。

  首先是,农业从业人员的数量出现了下滑。学过经济学的人都知道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基础作用。同样,农业的劳动力配置也符合相应的理论。来自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可以告诉我们,以2003年为转折点,中国农业的劳动力出现了负的增长244p.com。2002年至2009年间,年均减少了约260万人。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我国农村家庭的收入增长速度高于城镇人口的收入增长速度。其原因并非在于农业的生产力的提高,导致了收入的增长。而是主要在于:1、货币的发行速度增长过快,导致资产的市场价格上升,具体表现为CPI的增长。这直接带来了农民在货币符号上的收入增长;2、以2006年我国取消“农业税”为标志,表明我国加强了对农业的财政补贴的力度。这在农业收入上计为政府财政补贴;3、外出务工者所带来的收入。这可理解为其他营业收入。其中第三项收入来源为农村家庭收入增长的主要力量。

  因此,笔者指出我国农业的“空心化”趋势也是不为为过的。相信一个“空心化”的产业无论是在“产业竞争”、“产品竞争”还是“价格竞争”等方面都不具备相应的竞争优势地位。当然,另外一方面也为农业的工业化提供了相应的前提条件。国家在相关法律法规中明确鼓励“承包经营权在公开市场上向行业内、外优秀从业者”集中流转。确保资源在市场竞争中的优化配置。

  其次,社会资本的投入情况。资本投入对象限于投资主体的属性不同。我们把资本区分为国家资本和产业资本。对于前者,其出发点更多的在于社会价值的实现。主要表现为政府投资(国家意志)和相应的政府财政的再次分配(政府补贴)。而后者主要是以民营资本为主。后者的资本行为表现为典型的资本逐利行为。在企业家精神的指引之下,以社会公民的形式在实现投资价值的前提下完成社会责任感的实现。

  首先是国家资本的实现。限于我国的国情“城乡分割的二元制经济结构”。国家在完成国家资本积累的过程当中是以“工农业剪刀差”的形式来实现的。这也加深了城乡间的经济矛盾情况。进入21世纪以后,随着工业化的完成和“城镇化”的深入。我国逐渐开始了“农工自养到以工补农的转型加速期”。相对于日本、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农业工业化进程而言。我国与之最大区别在于:日本和台湾均是完成了城镇化和工业化进程之后,才开始农业工业化的。日本和台湾在开始农业工业化时,其城镇化率均达到了70%以上。而我国目前城镇化率为50%强。因此,国家在保障国民经济稳定增长的同时,在农业方面的投资就显得力度不够了。

  其次是产业资本的投资情况。对于产业资本投资者而言,基于股东价值最大化的要求。其投资的首要考虑因素是投资回报率和资产的配置情况。限于农业行业的自然属性的限制(如:受自然因素的影响大、投资的周期比较长)的影响。农业并不是产业资本投资者的首选对象。产业资本市场上的一些成熟的经营实体:如“北大荒”和“海南橡胶”都是受历史影响国营企业发展而来。而一些民营实体:如“新希望”等实体的主营业务也并非局限于农业板块,更多业务布局在于“大农业”领域。

  当前,产业资本进军农业多是由于信息技术的革命导致交易成本的下降和国家的产业政策引导才发生的。在当前的宏观经济基本面的相关因素的制约前提下,以稳健的方式进入农业领域。当然,在“恩格尔系数”的下降和国民人均GDP的增长背景前提下,相关从业人员对未来市场规模的迅猛增长的预判所形成的收益预期也是产业资本进入农业的重要因素。

  因此,在政府引导下,吸纳社会资本以商业化的方式运作农业品牌将会成为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我国农业高质量增长的重要保障。但是,限于整个国家经济发展的阶段局限性,我国在农业领域内资本投资所形成的成果还处于初步的发展阶段。资本的投资效益还需要时间的检验。更需要指出的是,我国农业工业化的时代背景是在WTO的时代背景的前提进行的。因此,相对于日本等国家,我国商品化农业一开始就面临着直接和境外农产品竞争的格局。这样也导致了我国的农业产品相对与境外的农业产业并没有完全意义的市场竞争优势。

  因此,无论是从“破解二元化结构”的角度出发,还是从“城镇化背景前提下的城乡协调发展”的角度出发,甚至是国家间的产业竞争角度来讲。我国农业的现代化工业规模集中化已经是势在必行。